— 梦里狭间。 —

[虫铁]After fighting。

Peter Parker小朋友的单人视角,看完复联3的我超级生气。
一个(自以为的)单箭头。
不敢打tag。(…



那个小城里有数不清的麻烦等着他去解决。
譬如说迷路的西班牙老太太,逃过三条街的自行车大盗,甚至是被喂得膘肥体壮的鸽子有时都会成为人们的困扰。
而好邻居蜘蛛侠Peter Parker就这样守护着一方城镇的安定,指路也好驱赶鸽子也好都没问题。不论如何,世界和平离他太远。
他曾经是这样想的。

——现在他试图协助解决的是关乎宇宙和平的大事件,而且他们也像是走入了死角绝境。
幽蓝光芒一闪而逝,灭霸消失在空气里。从另一个空间逼迫而来的风声诡烈而汹涌地奔过他的耳边,星体燃烧的硝火熏味浓郁黏糊地渗入他的胸腔,他的舌尖,他的视野。
Peter Parker所看见的一切仍滚烫地灼烤着他的感官,他被包覆在战斗服之下的皮肤仿佛是一个吞吐蒸汽的火炉。
他突然感觉好难受。

他什么时候开始考虑皇后区之外的地方呢,在他的生命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填满后,其他的记忆都被零散地挤进各个角落里。
Peter抬着眼睛看泰坦星火焰般卷起的天空,四角塌陷漏进肆虐的狂风。
是他在电视上注意到闻名纽约的钢铁侠的时候?
是他尚年幼时被那从天而降的、救世主一般的人救下的时候?
还是他接到他的任务第一次对阵美国队长的时候?

那个男人的身影是如此的伟大,而他只是不起眼的一个。

他也曾坐在黄昏里迷茫过。
怎么样才算是英雄呢,成为英雄应该要有什么?置死亡于身外的勇气吗?还是倾尽全力也要守护的事物……
他总是尽力不去想那些。我想不明白,他最后对自己说,死亡、责任与担当,也许这说明我还没有获得成为复仇者,成为英雄的资格。
Mr.Stark足够光芒灿烂,甚至夺目耀眼得像星系中心的恒星,他只是借着这光芒拥有了白昼黑夜的小行星。

他现在想道,也许想明白了也没有用。
Peter呆站在那儿足有几秒钟,但这段时间里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无数个杂乱的念头。
他还想起那家倒霉的银行,想起Ned没拼完的模型;想起电梯,想起轮船;想起他那辆驶向博物馆的车。
他又想起静心收藏的剪报与画片,想起曾经频繁地亮起又被锁上的屏幕,想起每晚练习的看起来还不错的笑容。
想起从战甲中走出的男人,想起他沉思时眉峰紧蹙的弧度,想起他浮动在眉目之间的愉快,想起他唇角弯起的惯有的嘲弄。
他日夜牵挂的人正站在那儿,而在他脑子里上映的却是一部回忆拼凑起来的戏剧。
他小心隐藏的憧憬,爱慕,迷恋都倾泻而出到无处发泄,就像是装满液体的容器,难以抑制的情感淋漓地淌了满地。
他意识到了异常,如此迫切的渴求。

「我感觉不太对,Mr.Stark。」

不光是这危机压迫之下情感的汹涌,他的细胞好像无一不在叫嚣着、怒吼着,从神经深处翻滚而出的热浪像是要把他身体中的水分蒸干。
他明白了这是什么的前兆,因为触角小姐的手臂开始与空气中的浮尘化作同物。
他开始恐惧,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紊乱得像散成一地的积木块。
他惊慌地转向Mr.Stark,这让他更加不知所措的是对方同样的束手无策。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该怎么办!?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可是他有那么多事情没做过……甚至没来得及向他倾吐自己满盈的心意。
在开口之前他可能会被灼人的高温烧死,他的双腿泛着砭骨的冰寒,他却仍然奔向他;他可能会被肺里的高压碾成灰,他手臂像是被抽走骨头,他却仍然伸出手去。
他死死地拥住那男人的肩,就好像这样能让他生还的希望大一些似的——他迫切地想要靠近这份温暖,却又担心万一这死亡的诅咒像病毒一样传递给他怎么办。
Peter迷迷糊糊地想着,他才被Mr.Stark允许加入复仇者联盟还没有几个小时他就要壮烈牺牲了。他会消失在这里,会让Mr.Stark遇到麻烦。
好像还不是什么特别潇洒的死法,如果像个保护女王直到最后的骑士就好了。

嘿,别这样想,Mr.Stark。那怎么会是你的责任呢,一直想要追随你的脚步的人是我啊。
他强打着精神,用尽全身的力气抓紧那男人说——也对那个时候的他说——
「对不起。」
……所以,别露出那种表情啊。

评论
热度(1)

2018-05-1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