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狭间。

一只杂食的仓鼠。

(深海赤城×加贺)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

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

肆虐的炮弹碎屑封住我的眼眸使眼球传递出酸涩的燃烧着的疼痛,耳边灌满呼啸的海风与滚滚的热流,坚固的舰装封住发声器官,好像有液体顺着脸颊滚落,我已经无法分辨那是血珠还是泪滴.

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

难以控制颤抖虚软的双膝我跪倒在地,手指间翻涌着的是冰凉的海水和粘腻的血液,那是我的血,也是她的血.

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

倒在面前的黑发少女一动不动,她的马尾散开了,弓箭散落在身旁,飞行甲板被折成两半,那都是我的舰载机做的.大破敌方空母,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可是我没有.

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

近在咫尺的呼吸,半睁着露出的棕黑眼眸逐渐失去神采,我颤抖的双手想要去抚摸她却被她微微侧头闪过,只有触碰不到任何东西的双手在空气里单薄地颤抖着.

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可是我没有.

"我知道是你..赤城."

她的呼吸近乎消失,身后是燃烧的火海.

你不应该说出来的.

迫不得已成为深海棲舰的痛苦,将一切忘却的悲伤,我想让自己忘记,我答应过自己也答应过她的,可是我做不到.

你不应该追到这里来.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