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狭间。

一只杂食的仓鼠。

[MMCE]无效快捷方式.

*CP为MMCE

*还请尽量不要踩雷?

*文渣

*标题并没有卵用


漆黑的风割裂着浓重的乌云,露出同样沉甸甸的天空,低低地压在头顶,仿佛闭上眼睛就可以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窒息与压抑.

银灰色长发的、纳斯德的女皇站在战场的最高点.战场上凛冽的狂风掀起她的长发,她注视着她的仆人,她可以称之为同伴的人,与面目狰狞的魔族缠斗.而红色长发有着巨大恶魔翅膀的少女,如同战场上的幽灵,尖锐恐怖的刺耳笑声不断地回响,她挥动翅膀时,即使是纳斯德引以为傲的坚固装甲也会被她轻松切开.

剑刃的闪光交错着,轻喝声与炸裂声同时迸出.

在那片浑浊色泽之中,唯一一点一尘不染的白色——那位有着白色马尾的少年,似乎发觉她正在看着那边.

转过身来,对她露出微笑.

——漂浮在身旁的核心因为温度过高而冒出了些许黑烟,她心不在焉地把核心抱到怀里似乎想要用体温来给核心降低一些温度,但那并没有用.


记起来的是被白色手套包裹着的手指为她挽起垂在颊边的发丝时,无意间触碰到的温度,凑近时那对专注的眼眸,即使是她这样感情回路缺少的人也不禁有些微愣.

也有被轻轻塞到手里的花束,郑重其事整理好的着装,双臂揽上肩膀时温柔的力道,唇瓣贴上来时有些颤抖的微凉.

最后也是,记忆中唯一的一次,启示录上血迹斑斑,原先一尘不染的雪白衣装沾染了鲜红,特意将沾了血的手套摘去,对着她伸出手时轻快的笑容.


——真是被奇怪的画面填满了啊.

虽然这样的画面以及各类数据,每一次有好好地保存在核心里最重要的地方.

但是在这个时候记起来.

——就像是什么让人反感的征兆一样.


也许是电光火石之间她过久的凝视吸引了红色恶魔的注意力,思考得有些出了神的创造女皇并没有注意到恶魔挑起的眉梢,以及嘴角放肆疯狂的笑容.

破空风声划过,他虽然已经反应过来.

——但是.

呼喊声噎在了喉咙里,橙金瞳孔紧缩成线.


仿佛那个时间点被所有人抛弃,唯独在创造女皇的视线里,被无限地放慢、放慢.

清晰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她看见红色恶魔尖锐的倒钩刺破他的胸腔,没入血肉时溅起的血滴有些模糊,也可以看见他即将凝固在脸上的惊异,倒下时被拉的过长的影子,最后看见红色恶魔毫不掩饰的欣喜,讥笑着朝这边看过来的杀戮之瞳.

在身体某处电路断掉的同时,核心也因为工作量过大而发出凄厉的悲鸣声.


漆着橙金涂料的光学镜眼球中所充斥着的——是无法尽述的鲜红与黑暗.就算无意义地用什么东西遮挡住捕获画面的摄像头,敏感过分的各类传感器将搜集到的数据全部传递到中央处理器,全部都转化为被人类定义为“讨厌”的这种情绪.

为什么会这样呢.纳斯德的女皇站在高处,感受到刺骨的冰凉渗透进她的人造皮肤,似乎要将身体各处运转的机械零件一并冰冻似的.


——啊啊.


那是剧烈的疼痛与沸腾的愤怒,仿佛潮水般冲刷着她的身体.

眼前陷入黑暗,而脑中只剩下那个人.

全部的回忆,像是按下了快退的电影播放在眼前.

愉悦,专注.

嘲讽,戏谑.

所有的音频文件,被刹那间击碎,犹如玻璃被子弹击穿时的一刹那.

一切只剩下嗡嗡的笛音——

什么也看不见了,什么也听不见了.

——同样的,破碎的感觉回路也无法向她传递疼痛.


将无力与孱弱丢掉吧——


“区区魔族渣滓,竟如此放肆.”

她轻盈落下,核心完美接住她下坠的身体,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的风使她原先毫无表情的面部扭曲得有几丝冰冷.

“你已经无法被拯救了,可怜的魔族.”

她抬起手.

“你成功激怒了我.”


她身后有微光闪过,红色恶魔的笑容僵在嘴角,取代其的是紧缩的瞳孔和张大的嘴.

纳斯德女皇凝视她良久,最后苍白的嘴唇轻启,吐出必杀一击的名字.

“——女王神侍.”


那一瞬间,所有的嘈杂似乎都消失了.

无数刀光闪过切开沉重的空气制造出无数个短暂真空的缝隙,皮肤依旧光洁完整的恶魔,翅膀犹如被折断了似的从高空坠落而下.

碰撞声和惨叫声迸发开来,血肉模糊的声音犹如一个梦魇.

不为所动的王女脸上有着浓重的阴影,她身后巨大的人形隐匿在黑暗之中犹如一个怪物.

最后那个巨大人形噗的一声化作无数将她轻柔包裹的黑色气流,像是轻柔曼舞的黑纱缠上她的腰肢.

她瞪大了眼眸,眼睛却干涩得疼痛.


当她落下的时候,天空中飘起了雪花.

一片一片,落在人造的皮肤上.

过于真实的触感,那是满满的冰冷.


——几乎就要淹没在这片降落的雪片之中的洁白.

被染上了鲜红.


透支了体内所储存的全部魔力来使用超级技能的少女跌跌撞撞地冲向少年所在的地方.

魔力几乎无法支持她站起来,核心也因为能源不足而飞行速度缓慢.

但她竭尽全力地奔跑,咆哮的风撕裂她的长发.

雪花融化在她的眼眸中,雪水顺着她的面颊滚落,滴落在她的衣服上.


他躺在地上,手指按住不断向外溢出血液的巨大伤口,因为失血过多视线逐渐地越发模糊.

他看见破碎的场景中向这边而来的身影.

触及到并不算陌生的手.


“..你怎么哭了.”

他最终还是笑了起来.

少女愣了愣.

然后她很努力地笑,使僵硬的面部肌肉活动起来,蹩脚地勾起唇角露出相当笨拙的笑容.

雪水不断地、不断地滴落,最终她分不清那是什么液体.

将原本就非常模糊的少年的身影,涂抹得越发无法看清轮廓.


“..别哭.”

嘴唇不断地颤抖着,他仰起头扯起嘴角露出艰难的笑容.

死亡割裂他的血肉,有什么东西与他擦肩而过.

胸腔里的响动越发轻微.

“..别走..”

低哑难听的声音从唇间漏出,满脸慌乱的创造女皇抓紧少年的手.

“原谅我..这次无法遵从您的命令了.”

他的指尖滑下,少女试图伸手去抓时却只感觉到擦着皮肤划过的冰凉.

少年的脸也消散在白色浓雾之中.


“..”


有什么东西湿漉漉的.


结果最后.

还是无法记起他是谁.

那场战争的记忆到此为止,最大限度的记忆是有人牺牲了.

她却忘却了那人的名字.

问到他人时,他们的脸上会浮现出悲伤的神色,回答却是含糊带过的.


数据库的空白就算是她也不知道如何挽回.


怎么可以忘记掉这样重要的事情呢.

她睁大了眼眸,抬起手用掌心轻轻摩挲冰凉的石料.

那是一块无名碑.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