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狭间。

一只杂食的仓鼠。

[DLNE]亲吻对方睫毛上未落的泪珠.

*CP向为DLNE,勿踩雷.


*跟吃鞋骰骰子输了的点文..拖了好久,文力应该被吃了.


*本来也想当七夕贺文不过好像没有什么琴梨用.


*七夕嘛..来点喜庆的.






尽管这个过程漫长而又痛苦,艰难无比且险境重重,四处都是几乎要将人置于死地的陷阱,稍有不慎就会坠落无底的深渊只能怀抱着不甘陷入永远的梦境之中.


然而长满荆棘布满剧毒粘液的道路终于走到了头.


自从少女尖锐的爪子将她那昔日友人的头颅削下时,结局就早已决定.一旁的DL望着动作忽然静止的NE,她的脸上闪烁过的诸多复杂表情,以及最后笼罩在她眉眼之间的难过让人心疼,DL轻笑一声拉过她的手臂,不顾她满身的血迹将她抱在怀里.


少女的身躯瘫软在他的怀里.


“希尔..”甚是少见的,带着颤音与哭腔的声音闷闷地传出.


“无需害怕.”DL抬起手轻轻抚摸少女柔软的发丝,用温柔却不容拒绝的力道将她按在自己的怀里,“您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您所追求的一切,从今晚起全部都是您的.”


“但是..”她还想要说什么,被DL轻柔地制止了——他半蹲下身与NE轻轻碰了碰额头.


“您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


说得对,她真的好累.


将那背叛之人的头颅砍下时NE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轻松,在这之前她幻想过无数自己的反应.激动,疯狂,喜悦,然而此时没有一种设想之中的情绪充盈她的内心.反倒是胸口似乎被挖空了一般,卷动的冷风侵蚀着心脏.


“切..朕为何如此软弱.”NE暗自咒骂.


“请您放心睡去吧,再度睁开眼睛时,您面前的一切都将属于您.”


DL的声音变得遥远飘渺,NE努力眨眨困倦的眼睛想要看到他的脸,却只能看见模糊的影子不断晃动,四肢不断地下沉,她只得闭上眼眸接受这一切陷入昏睡之中.


但她睡得并不安稳.


她梦见了无数个破碎凌乱的场景.


人影晃动的街道上,为了从囚笼里逃出而耗尽全部魔力的她在大街上昏睡过去,再度醒来时她只能看见灰色的人影重重叠叠,像是即将吞噬她的巨浪,无论如何也无法看见那抹蓝色.


还有前来追击的魔族,那一枪刺下时她竟然惊惧地忘记了一切,脑中一片空白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蓝发的少年倒在地上,溅起的血液还温热,因为惊恐缩紧的蓝色眼瞳中倒映出他苍白的笑容.


无数个无数个,这样让人厌恶的幻想编织起她的梦.


沉重潮湿,无法呼吸.


还有最后的..


那个还没有死透的仆从站在DL身后,捂着胸口缓缓地站起.而DL只是看着她平静微笑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响动.


“危——”她的话语还没吐出,长枪就已经贯穿DL的胸口,血红不断渗出而他却似毫无察觉般抬手半跪下身轻轻抚上NE的脸颊.“晚安,女王.”他的手突兀地滑落,无法支撑身躯的双腿也不由地跪倒在地.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从伤口蔓延而出的血液将其浸染成血色.


“希..希尔..”


梦里的少女只能无助地伸出手去试图抓住DL逸散开的生命.


而梦境之外的少女在黑暗之中猛地睁开了眼睛.


冷汗浸湿了被单,NE剧烈喘息着,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安全感从指缝间流走.


“希尔?!”


完全没有多想地,NE伸出手,用尽全力地、死死地抓住了她身边的什么东西.


“露?做噩梦了吗?”抱着颤抖的少女,DL略带惊讶地看着她.


NE低垂着睫毛没有说话,眼眸里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水汽,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小小的手紧紧揪住DL的外套.DL轻轻摸摸她的头发安抚,微微叹了口气,低下头颅接近NE的脸,用冰凉的唇瓣拭去那凝结在纤长睫毛上的水珠,NE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惊讶地抬起眼眸看着他.DL也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着NE的眼睛,他可以看见那对清澈蓝眸中自己的影子.


“不用害怕.”他低沉的声音似乎带着磁性,再度伸出手摸了摸NE的头发,轻柔地安抚她,“没有人会伤害你..我最重要的女王.”


“是梦..太好了.”似乎总算松了口气的NE身体放松下来,慢慢地坐回床上,DL给她盖好被子,“晚安,祝您有个好梦.”


他维持着最后的镇定,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带上门.


伴随喀嚓一声轻响,他的身体也因为失血过多而失去了最后的力气,双膝一软无力地跪倒在地,手指下意识按上胸前被贯穿的伤口,眼前已是一片模糊.


视界旋转着,摇动着.


“咳咳..!”


自唇中喷溅出来的血液,不断地洒在地面上,在月光下闪动出冰冷的光泽.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