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狭间。

一只杂食的仓鼠。

[多CP]沉睡与梦.

*CP向NECH、DLRG、BHGM、CNCE、VPEM、DEMM,注意避雷.
*飞机上三小时产物,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意识模糊.
*祝食用愉快.

NECH
NE轻轻地翻着手里厚厚的书本,有时无意垂眸看下去时,可以看见CH枕着她的腿睡得舒服的模样,手里还抓着刚才没看完的书,鬓发在脸部的挤压下有些凌乱,NE伸出手去为她整理好长发.
图书馆里淡淡的油墨香味与红茶还残存着热度的馨香彼此交融.
CH在睡梦中偶尔发出一声低微的嘟囔声,软软的小脸在NE的腿上蹭了两下之后又睡着了,往NE的方向又挤了挤,脸上露出可爱的笑容.
"CH也..可爱极了."NE用手指勾住茶杯轻抿一口,轻笑着抚上CH的脸颊.

DLRG
昨天晚上因为一时冲动打了个赌,结果两个人打游戏打到太晚,似乎一起睡着了.
微亮的晨光洒在DL的脸上,他半睡半醒间感觉到压在手臂上的沉重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不知何时靠着他的手臂睡着了的RG.与他何其相似的脸凑的很近,在平日里甚是严肃的脸庞在此刻看起来多了几分温和,DL轻轻托住RG的后颈不吵醒他,将已经麻木了的手臂抽回,稍微活动一下之后再将RG揽回怀里保持先前的姿势继续睡.

BHGM
GM把背上的的BH放倒在床上,用冰凉的毛巾轻轻擦拭着她的脸颊将汗水拭去,BH任了她的动作,似乎已经睡着了.红色长发的骑士团长露出略带担忧的表情.
"别喝那么多勉强自己啊.."
先前的聚会中不少人向身为团长的GM敬酒,她酒量并不是很好,接过几杯之后就感觉脑袋有些沉重,要维持礼貌的笑意也有些困难.下一个人来敬酒时,GM勉强抬起头,刚举起酒杯一旁的BH就自然地接过了杯子,礼节性地与对方碰了碰杯后替她喝下了这杯酒.
在那之后BH被灌了多少酒..?GM已经记不清了,昏昏沉沉之间她看见BH脸上一直都是云淡风轻的平静笑意,喝酒就像是喝水那般轻松简单,有时会转过脸来对着GM调皮地眨眨眼眸,露出有些轻快的笑容,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回过神来时,这家伙已经醉的睡着了.
GM无奈地解开BH的长发,给她拉过毯子盖好,望着BH略皱着眉的面孔心里多少带着点歉意.她在床边坐下,内心却乱作一团,如同有一只鹿在她心里蹦跳奔跑着.
BH一声不吭就帮她接下酒的时候,GM稍微觉得这样的她有点帅气,心中增加了些许让人有些面红耳赤的不明情愫.GM急忙站起来想去泡杯茶来驱赶这样混乱的想法,谁知BH忽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BH..?怎么了,是有哪里不舒服吗?"GM回过身去,轻轻握住BH的手.
BH有些费力地坐起来,眼眸中带着些许恍惚的神色,她歪了歪头茫然地四处看了看,用略带漂浮感的声音问道,"嗯..?聚会已经..结束了吗?"
"我提前带你回来了."GM无奈地解释道,"你早些休息吧,你喝了不少."她正准备把BH按回床上,却被对方一把扣住后脑用稍微有些横蛮的力道拉过去.BH英气的脸上带着些许诱人的酡红,睫毛低低地垂着,在绯红如同宝石般的眼眸中投下片阴影,GM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呼..GM你,喜欢我吗?"突如其来的问题似乎一箭戳中了GM小鹿乱撞的心,她下意识地想要逃避这个问题,"BH你喝醉了."
"我没醉."BH用相当不容置疑的口吻这么说道,与GM额头相触,薄薄的嘴唇扭动着露出丝邪魅的笑容,少女身上独有的清香与淡淡的酒气融化出更具有煽动力的甜腻香气,"我很清楚我在说、说什么."
她的手指忽然脱力,整个人不由得向后倒去,GM急忙扶住她的腰将她放平在床上.
"你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没醉."GM有些责怪地轻轻弹了下她的额头,BH并没有回应,也许又睡着了.
GM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终于确定了她真的睡着了之后,有些不好意思地俯下身,在BH的唇上落下一吻."咳..当然喜欢啦,BH这个笨蛋.."她小声说着,别扭地轻轻摆弄了一下颊边的鬓发,给BH盖好被子之后匆匆忙忙地奔出房间.
躺在床上的BH悄悄露出了笑容——一脸"计划通"的表情.

CNCE
白发的女皇坐在床边注视着躺在床上身着黑色软甲的少女,金橙色的眼眸之中流过复杂的感情代码,最后停留在了"悲伤"之上,或许这会让人感到惊讶,纳斯德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感情的.
"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啊-CN."
她轻轻呼唤着少女的名字,意料之内的无人回答,她的声音在一片纯白的房间里扩散出透明的涟漪.
温暖的夏风溜进室内,轻扬起丝薄的窗帘勾起淡淡的弧度,也摇动了窗边的玻璃风铃奏出一曲轻快的交响乐,瓷白花瓶中樱色的小花绽放的生机勃勃.
CE托着下巴盯着一动不动的CN,少女即使闭着眼眸,她的表情还是那样的严肃冷漠.
"如果那天我可以来的早一点..你也可以,不用一直睡着了."
不知多少次地重复着,CE这样自言自语着,自责地捏紧了手指.
"一直休眠..也很无聊吧?我们还没有复兴纳斯德帝国,你怎么可以一直睡着..?"
CE低垂着眼睛,轻轻握住CN冰凉的手.
"到底什么时候..你才可以睁开眼睛,教训一下这样懦弱的我啊."
如果在CE的程序设定里有"眼泪",她一定早就泪流满面.
"回答我啊..CN."
依然是一言不发的少女和低声喃喃的少女,逐渐变的凉了的夏风宣告着时间的流逝.

VPEM
前几分钟还抱怨着无聊的少女忽然抱着安古勒睡着了,大大咧咧地躺在地板上姿势豪放不羁得让EM有点没脸看,她略带惊讶地望向睡着速度快的让人吃惊的少女,无奈地摇摇头,将自己的斗篷脱下盖在VP身上,樱色嘴唇蠕动着吐出一大串咒文,温暖的红色火焰在壁炉里跳动起来.EM把书抱在怀里,在VP身边坐下,继续安静地研究新的魔法.

DEMM
从这样的高度看下去,能看见橙色的灯光似乎构建出了一个不夜城,仿佛连成一片的暖黄色光晕模糊了他的视线,眼珠被刺的生疼.
白色长发的科学家站在高塔的顶端,他的脚下是喧闹的国度.
他伸出手去触摸面前的空气,像是被触摸的水面一样不安地泛起了波纹与裂痕,紧接着无形的电流闪过将他的手指弹回.
"..为什么-?"似乎是因为这样的触碰,他原先白色的巩膜逐渐被黑色浸染,身边的发电机不断震动着发出低微的嗡嗡声.
"我已经试过了那么多个时空都找不到你-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他低垂着头颅,刘海垂下来遮挡住他的眼眸.
"..你不能过来."
他离他那么近,伸手就可以触及.
又是那么远,他的身体永远无法再动了.
"都说了..别过来."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