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狭间。

一只杂食的仓鼠。

[俾斯麦&提尔比茨]你发间的落花

*CP为《战舰少女》里的俾斯麦与提尔比茨,梗选自文艺三十题中27题"你发间的落花".

*发篇文证明自己还是活着的[..

*与三次中的历史事件无关,仅仅只是在架空世界里借用一下梗,so为了避免麻烦我给打个横杠儿.

*食用愉快

提尔比茨和俾斯麦一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提尔比茨无聊地晃着双腿,腿上摊着一本漫画却没有看.她仰头望着墨黑的天空,在天空闪耀的星星倒映在她的眼眸中溶化成一颗颗碎钻,她轻轻叹了口气,侧头望向身边的俾斯麦.俾斯麦依然在翻动着手上那份文件,提尔比茨按捺不住无聊忍不住出声抱怨:”啊啊好无聊——.”

察觉到俾斯麦愣了愣,然后她轻轻收起了那份文件,转头望向提尔比茨.金色的光芒溶解在她碧蓝的眼眸之中,幻化出柔和的色彩,以及看向提尔比茨的时候,她眼眸之中那份吸引人的专注让提尔比茨看得出了神,”刚才那个..是姐姐出击的计划吗?”提尔比茨用手托住下巴望着地平线,海面平静无波,没有敌舰或者友舰的影子,呈现出一派难得稍微安宁些的景象.“我啊,也好想和姐姐一起出击呢.”

但并不是渴望战场上的厮杀与血腥.她想看见被德意志人民所自豪骄傲的姐姐战斗的身姿,想看见在面对敌人时那对美丽的碧蓝色瞳眸中所充盈的情绪,想看见和姐姐一起回港时得到提督赞赏的眼神后姐姐开心的笑容.无数次无数次,她坐在这里幻想着姐姐战斗时是怎样的潇洒完美,眼眸中溢满名为憧憬的情绪.

可是,那也是没办法的呢.

提尔比茨抬起眼睛再次望向广阔的天空,忽然间,划过天际的晶亮照亮了她的眼眸.

“啊!姐姐快看!流星诶!看到流星得快点许愿才行!”提尔比茨兴奋地抓着俾斯麦的手臂摇了摇,俾斯麦顺着她的意思抬起头来,夜空之中果然有流星拖着长长的闪着光的尾巴划过,刮起的夜风吹起俾斯麦的鬓角,她按住飘起的头发看向身边坐着的提尔比茨——她已经开始许愿了,双手交握放在胸前,脸上的表情相当认真.俾斯麦无奈地笑了笑.

这时候,一朵被夜风吹落的白色小花,缓缓地飘落在提尔比茨的耳机上.俾斯麦习惯性地倾身,抬起手,准备摘下那朵花来,而恰巧提尔比茨也刚好许完愿将脸转向她——

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就被缩短了.

——这样近的距离,连提尔比茨的睫毛都可以看得很清楚,她的睫毛因为紧张或者其他因素紧张地不断扑扇着.

——这样近的距离,就好像姐姐的呼吸都可以感受得到.因为比自己还要高一些,她俯下身来时的阴影给人说不出的安心感.

“..”“..”

两个人迅速停止了快要走上奇怪路线的遐想并且立刻逃离现场.俾斯麦坐在一边扶着额头脸上泛起几丝不自然的红晕,提尔比茨趴在长椅的护手上按住胸口,她并不是很想承认刚才被自己的姐姐帅到了.

“提尔比茨刚刚许了什么愿啊?”俾斯麦的语速快得像是在掩盖什么,提尔比茨连忙拍了拍还在小鹿乱撞的胸口使自己平静下来,随后转过头去对着俾斯麦笑了笑.

“愿望要是说出来的话..就不灵了呢.”

“..是呢.”她身后的俾斯麦沉默了一下,慢慢地将手臂搭在她的肩上.

“那么等到我回来之后..我去向提督申请,下次的作战我们一起出击吧.”

提尔比茨吃惊地看着俾斯麦.俾斯麦脸上是淡淡的笑容,却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温柔感,提尔比茨眼睛有些湿润,将头撇到一边轻轻哼了一声.“..出、出远门很麻烦的..!不过是姐姐的话也没关系.”她伸出左手,递到俾斯麦面前.”这是?”“拉钩喔.姐姐都这么说了,到时候可不许找其他理由来搪塞我呐.”提尔比茨对着她眨眨眼笑了笑.俾斯麦轻轻摸摸她的头发,“好.”

两个人伸出的手指钩在一起,作为背景色的阳光和煦温暖.从提尔比茨耳机上掉下来的落花优雅旋转着飘下,飘落在俾斯麦的文件上——那行被标成红色的“莱*茵*演*习*行*动”旁边.

评论

热度(12)

  1. 知念_关爱咸鱼作者请投喂评论梦里狭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