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狭间。

一只杂食的仓鼠。

[逸仙&重庆]雨中的紫阳花

CP为《战舰少女》中的逸仙与重庆,梗取自文艺三十题的第六题雨中的紫阳花.


英国留学生重庆,以及中国军校学生逸仙.

这是一篇试图模仿复古风却装逼失败的文..

仍然不塞点黑塔成分不舒服斯基x

祝你食用愉快




6、雨中的紫阳花.

春雨来得匆忙而无声,伶仃落着,细密柔软的雨丝亲吻重庆裸露在外的小臂与面颊,微凉温度浸染她的身躯将其骨髓淹没于其中,使其不自觉地打个寒战,洁白藕臂下意识将提包抱得紧些同时加快了赶路的步伐.

因晨间时分的匆忙与疏忽导致她忘记往提包里塞进那柄她钟爱的浅色雨伞,本以为独这一天的失误不会带来被淋雨的麻烦,更未料天公不作美,与同来自东方国都的两姐妹告别之后便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归家的路还漫长,她只得挺直腰板继续向前.


她路过一片巨大的花坛时却不自觉放慢了脚步——原本这花坛之中并没有花朵盛放,仅仅是些小花苞儿吐露她也并无心欣赏,而现在仿佛有一场盛大宴会唤醒了沉睡的紫阳花,使得她们似乎在一瞬间全然开放——华丽浅紫裙摆翩翩扬起,纯净甜美的花色看着着实让人心生喜爱与赞叹之情,精致花瓣娇艳欲滴,一簇簇花朵仿佛看不到尽头绵延着向前舞去.

“真美..”她忍不住出声赞叹.

“雨中花朵绚烂固然惹人怜爱,怕是这兀自立于雨中的姑娘更让人于心不忍.”

忽然听闻踏水声缓缓而来,重庆略好奇回转头颅,却一头撞进一个带着清香的怀抱,只见一红裙美人抬手揽住她的肩膀将其置于伞下,重庆勉强仰脸看清她的脸,那红唇便轻轻落于她的眉间,温暖残留在她的肌肤之上,刹那间重庆面上的温度急剧上升,一时间慌了神不知将手臂往哪儿放才是,眼神也多了些飘忽感只得盯住那丛丛花朵.逸仙见她这样,也不自觉地勾起抹淡淡笑容.

“雨中赏花可是重庆姑娘近来可有的新兴味?赏景之余姑娘莫要忘记保暖.”

“唔..嗯,逸仙..不用靠的这么近也没关系,我淋点雨不要紧,反正已经被淋湿啦.”她垂眸露出有些害羞的笑容.

“不要紧.”

温热气息扑在她耳尖儿,重庆的鼻腔之中充满了逸仙身上淡淡的香气.

她们就这么站着,面向那片紫色花织成的湖泊.

重庆不记得她们站了多久,只知道后来逸仙似乎说了很多话,相对的,向来少言寡语的重庆也絮语着.

她说要带重庆去那条僻静巷子里的老裁缝那儿买一袭华美旗袍,那老先生虽年事已高做起事来手却半分不抖,再粗糙的布料也能被制成工艺品般美好的物什.

她说想和逸仙坐在广场上吃一球香草冰激凌,抬起头便能看见伊丽莎白塔矗立在远方,古钟敲响时声音低沉醇厚犹如一杯好茶,高飞的鸽子啄开云絮发出清脆鸣声于天空之上盘旋.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察觉到逸仙嘴角勾起了深深的笑容,眼里透出些许微的向往之情,重庆仿佛可以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伦/敦碧蓝的天空.




但是矛盾仅仅发生在一瞬间,但是接踵而至的则是被人遗忘的数不清的旧帐.

茶液顺着桌沿滑落,顺着那人的脸颊划过,顺着一滴泪被踩碎在地板上.

碎裂的瓷片间有着闪光的梦.




因为英/国先生和中/国先生的问题,作为留学生的重庆不得不回到英国去.

她接下来会去哪里呢.

将会是那片潮湿的土地吗,还是与现在的这里隔了整整8个时区的地方吧.

总之不得不离开这个她已经深深爱上的国度.

——那片还没谢的紫阳花也好,那个撑着透明伞的红裙少女也好.




重庆的行李不多,她的身子在人流之中显得分外单薄.逸仙站在她身侧.

巨大的玻璃窗外是灰蒙蒙的雨天,灰色雾霭与先前相比散了不少,播报航班延误的声音响了几次却终于迎来起飞的时间.

两人一同注视着检票的队伍逐渐缩短——已经到了不得不该走的时候,重庆却感觉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次离开再度回来不知是何时了.几天前就酝酿好的礼貌精致的措辞在见到逸仙的一瞬间就不知所踪,重庆捏紧手里的登机牌,咬牙时唇瓣不自觉地抿起,逸仙看得分明.

忽然间,犹如变戏法似的,逸仙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一透明小盒塞进重庆怀里.重庆略惊愕垂下眼眸看去-那无机玻璃所构造的小小空间里居然绽放着娇嫩的花瓣儿,重庆不消一眼便已认出这是紫阳花.

"送给你."逸仙笑笑,"在卡尔斯鲁厄小姐那儿学来的一些技术,逸仙手艺粗陋,重庆姑娘见笑了."

看着这盒花朵,重庆不自觉地露出惊愕的神色,紧接着连她自己都尚未察觉——她的眼眶开始泛起微热,胸腔里充斥着一股酸涩之感.

"怎么会.."她声音打着颤儿,"谢谢你..逸仙."她握了握拳,仿佛是为了下定什么决心,她轻轻拔下发间的花簪,交付到逸仙手中.

逸仙有些惊讶地看着掌心里的这根重庆从未离身过的发簪.两人抬眼目光相触的一瞬间,却早已默契地知晓了对方心中所想.


信物.


"再见,逸仙."重庆漂亮的浅色眼眸中虽然还蒙着薄薄水雾,声音却已经不再犹豫不定.

"再会,重庆姑娘."逸仙含笑点头示意,却未料重庆稍微凑上前来,脸庞上浮现出丝调皮笑意,"叫我的名字吧,逸仙."

逸仙微怔,随后那对黑玉般冷清的眼眸仿佛融化开了一般——流露出丝丝温暖.

"那么..庆儿."话一出口,重庆的小脸儿腾的一声红了大半儿,逸仙笑着拍拍她,用掌心轻轻搡了下她的肩膀,"走吧."

她注视着重庆收好登机牌,抱住那花朵的身影穿过大门,拐弯过后消失在了逸仙的视线之中.

逸仙也转身离开机场.

她走的很慢,每走一步都仿佛相当的沉重.

那都承载了回忆的重量.

在她走出机场的那一刻,她的手机忽然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她只跟一个人交换了手机号码,不用想就知道那是谁.

逸仙取出手机.

宽大的液晶屏上显示着一条短信.

[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哟,逸仙姑娘——也许,仙儿?]

逸仙哑然,随后无奈地勾起宠溺笑容.

有飞机呼啸着冲向了天空,她眯起眼眸望向那冲向深灰云雾的机械.

"那是自然..此生,必定不忘."



评论(5)

热度(10)

  1. 知念_关爱咸鱼作者请投喂评论梦里狭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