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狭间。

一只杂食的仓鼠。

[俾斯麦&胡德]前后桌

*本文cp为《战舰少女》中的俾斯麦与胡德,梗取自文艺三十题中的第一题“前后桌”。
*学霸俾斯麦与学渣胡德的设定,背景会在其他的段子里慢慢交代……。
*炒炒冷饭,我很快乐x
*食用愉快。

1、前后桌
喧扰的蝉鸣响彻在空旷的天地间,燥热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在干净洁白的作业本上阳光与纸张白的晃眼,俾斯麦困得两只手都撑不住沉重的头部,她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穿着黑色职业套装的班主任站在哪里,却只能看见一团庞大的黑色物质与黑板融为了一体。她把笔一扔,放弃跟睡意抵抗,准备趴桌上睡一觉。
三分钟前,她还沉浸在昨天和提尔比茨通宵玩通关的那款游戏里无法自拔,回忆着动作游戏给人带来的酣畅感。当然代价是她漂亮蓝眼睛下两抹被人狠揍两拳的乌青一般的黑眼圈,提尔比茨也不例外,她早就睁着眼睛睡着了——捏着书本垂着头一动不动,像条了无生气的小金鱼。俾斯麦毫不顾忌地打了个哈欠,察觉到四面八方射过来充满恶意和愤恨的眼神,她故作不懂的模样,冷静地扭开了脸。
这时候,前方有一片明亮的金色轻轻摇晃着,她这才注意到坐在她前面的少女——哦,虽然她和G国的各位转来这个班里已经有了一定时间,但她完全没有记住那些金发妞们的名字,只记得大概是罗德逊、声击、威尔本什么的,她可不想花时间在记住别人的名字上面。
好吧,俾斯麦的前桌有着一头相当妙不可言的金色长发——她不断地抬起头,盯着黑板上密密麻麻的白色字迹看上一会儿,确认了内容之后,再把那些字抄下来。俾斯麦往前一探头,与她干净的像是新的一样的笔记本不同,这个金发妞的笔记本上写满了字,工整清秀的字迹看着倒是舒服。
真是认真啊……她叫什么来着?俾斯麦盯着她戴在发上的漂亮花饰,回忆着她的名字,胡德?嗯,应当是这个名字,很漂亮的名字。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再犯困的俾斯麦,伸出手来用手轻轻挽起胡德垂在后背的金色长发,感受着顺滑发丝从指尖划过,从掌心划过的温柔细腻,指腹轻轻搓揉着那一小撮发丝,在阳光的照耀下这束美丽的发丝似乎在发光似的。
这时全班都安静了下来,聒噪的蝉鸣也中断了,连提尔比茨都扬起脑袋愣愣地盯着俾斯麦。黑板边的女性朝这里射来一根威力无穷的粉笔头,划破空气,以让人腿软的气势冲向俾斯麦的眉心,俾斯麦蓝色眸子懒洋洋地一眯,随意抬起手,轻轻松松地用两根手指夹住它。解决掉这个不和谐的小插曲之后, 她依然继续着对胡德长发的意淫——俾斯麦开始幻想她的前桌会使用什么味道的洗发露,就这个味道闻起来,应该是水果味的。并且开始着手给胡德的金发打起麻花辫来。
她和她的前桌,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她们已经被全班的人无声地注视着了。罗德尼有点坐不住了,看得出来她在强忍着拍案而起的冲动,威尔士亲王淡淡一瞥,罗德尼顷刻间乖顺的像只小猫。
刚好下课。其他同学大都站起来活动身体或是找好友说话,而胡德仍然默默地坐在她前面,手上的钢笔总是停顿在某处似乎难以下笔,背影显得有些僵硬,就像是在困扰着什么。俾斯麦叹了口气,轻轻散掉胡德的麻花辫,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戴着红色眼镜的金发少女略带着些惊讶地回过头来,带着那个下午最和煦的阳光——刷的一下,照亮了俾斯麦的眼睛。
“有不懂的地方就问我吧。”俾斯麦觉得自己心情很好,她托着下巴对着胡德淡淡地笑了。“……”一瞬间胡德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似乎沉在了什么地方,被古怪的甜蜜所包围,她迟疑着点点头,转身将厚厚的作业本放到俾斯麦桌上,俾斯麦用笔划下题目的关键词,告诉她详细的步骤与思路,耐心地讲解着,时不时停下来问问胡德能不能理解这个地方——
罗纳姐妹和威尔士亲王站在教室另一端,默默地看着两人。平日里俾斯麦严肃冷漠的脸在此刻相当的柔和,不苟言笑的她却带着超乎寻常的笑意,胡德则也带着同样温柔的笑容仿佛一个贤惠妻子——不行,这个比喻不可以再往下去了。罗德尼抬起手拍拍自己的脸。
“大哥,我们今天还……?”纳尔逊抬起手做了一个古怪的手势。
“……再看看吧……”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