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狭间。

一只杂食的仓鼠。

娘塔利亚#人柱爱丽丝。

只是存个脑洞,lofter要成为我的垃圾箱了。


“在某个地方,有一个很小的梦。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
但那真是个非常小的梦。
这个小小的梦如此想着:
我不要就这样消失,
该怎么做,才能让人们一直看着我呢。
小小的梦想啊想啊,然后终于想到了。
只要让人类迷失在梦里,让他们创造出一个世界就行了。”


第一个爱丽丝来自北方的海洋,单手持剑吹着口哨来到神秘之国。
将阻拦她的东西全部斩杀,溅起的血液浸染她的秀发,铺就曲折的小路。
那样的爱丽丝,在森林的深处,被历史的古钟判定为罪大恶极之人。
除了一具雏鸟的尸骨之外,无人再见过这银发的勇士。


第二个爱丽丝端着盛满芬芳酒液的高脚杯,笑意盈盈地来到神秘之国。
她让醇厚的液滴倾泻而出,发酵出醉意迷蒙的眩晕世界。
这样的爱丽丝,是金黄的草麝香。
被愤怒的金发军人所射杀,
她盛开了一朵鲜红的玫瑰,在众人的深爱中销声匿迹。


第三个爱丽丝是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海盗,
带着美丽的容姿与锋利的长刀,来到神秘之国。
她征服了各式各样的人,建立了无上繁荣的玩偶之国。
那样的爱丽丝,是国家的女王,被抗争与反压迫的噩梦所纠缠烦扰。
她恐惧着逐渐崩坏的统治与即将沉没的太阳,就这样君临于无数臣民的顶点。


在森间小路上染脏了漂亮金发,在落满蔷薇花瓣的灌木边开帽子茶会。
城堡里捎来的邀请函,是锚与帆船的信纸。


第四个爱丽丝是一对双胞胎,因为从监护人那听来了此事而来到神秘之国。
她们穿过了绯色的小路与金红的花丛,钻过了腐朽的城堡大门和破败的尖塔,才刚来到这里不久。
个性强势的妹妹,以及温和害羞的姐姐。
他们是最接近爱丽丝的,不过……
双胞胎的梦再也没有醒来,就这样持续彷徨于神秘之国中。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