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狭间。

一只杂食的仓鼠。

黑塔利亚#无言。

涉及味音痴,极东,红色以及东西兄弟,存脑洞向,雷慎。
撒糖小卫士以及强迫症患者。



曾经他轻托你手臂教你使用装填火药的枪械,声音低沉优雅带着些浅淡鼻音教导你使用需仔细不要伤了自己。
现在你使用那把枪对准他的眉心,手指欲扣扳机射击却见他滚过他嘴角的雨水与泪和无法掩饰的绝望与悲戚。

曾经他用修长手指覆住你的手握笔写下工整隽秀的菊字,扬唇微笑的东方君主掩映威严对你展露那温暖笑意。
现在你趁他转身刹那抽刀劈下,温热鲜血溅起刺痛双眼你定神望去之时只见他惊怔愣住那双眸溢满痛心无奈。

曾经他在呼啸北风之中拥你入怀只感和煦暖意,你仰头看他仍是高傲帝王之姿锦绣金红龙袍随寒风猎猎扬起。
现在你只得看伸出的手指逐渐崩坏无法触碰他划过泪珠的脸颊,尽力翕动嘴唇吐出迟来的爱慕和苍白的告别。

曾经他夺下敌军闪光锋刃赤眸中杀意尽显,却仍笑着抱你起身,血液顺着被刻意藏到身后的手掌落地碎裂开。
现在你垂眸望向花期正盛的摇曳明蓝与绵延残败的断壁墙根,猛然察觉那走调的歌声竟唯独响彻于回忆之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