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狭间。

一只杂食的仓鼠。

一波冷CP安利。

防雷在前面先打上。
威尔士亲王&海伦娜,提尔比茨&俾斯麦。
说是一波,其实也就两个。


①威尔士亲王&海伦娜。

“别想躲开,你这摇摇欲坠的小舟。”

那高傲的金发贵族,单手撑墙将身下的女性堵在墙角,未被眼罩遮住的那只金色义眼,与那澄澈的碧眼一同凝视着她。
长发的年轻女人唇角含笑淡然应对,抬手扯下威尔士束着头发的发绳,任由那头锦缎般软金发丝落在两人脸侧。她扯住那人花纹冗杂繁复的衣领,扯到自己身前。淡雅气息如兰清香萦绕,她笑意粲然。
“我可不是什么小舟,亲王阁下。”
“要不要来感受,我压倒性的火力?”


②提尔比茨&俾斯麦。
提尔比茨只套了件她姐姐的衬衫,整个一心安理得的模样躺在床上翻着漫画还带嚼着根巧克力棒,惬意的不得了。那光溜溜的两条长腿翘着,还晃。水嫩白皙看上去可口的很,相比之下俾斯麦可忙碌的多,折好的衣服已经被她理成高高一叠,她直起腰来打量一下还未收拾的桌子叹了口气。
“就算是我在也不该这么懒散。”俾斯麦象征性地批评几句,将提尔比茨散在地上的零食包装袋打扫好塞进垃圾桶里,果不其然,她听见对方一声拖长了声音的抱怨。
“哎呀,我亲爱的姐姐大人在这儿,又不是别人——还要注意点什么呀?不然明个姐姐你告诉我,你是那派米旗妞儿的同伙,我立马穿好制服扛炮把你打成筛子。”
俾斯麦也不再多说,干脆只顾收拾人杂乱书桌。桌上大的小的的本子,满是提尔比茨的画作。有些是镇守府内的建筑和一角风景,有些则是以抽象式笔法和可爱通透的色彩画出的血腥暴力的场景,暗叹妹妹画技更上一层楼的同时,忽然间沙拉拉一阵响动,素描本里掉出不少草稿纸。
她正想伸手去捡,却在看清那上面是什么之后面色一僵,手指顿在空中脸色迅速泛起了白。
各种香艳画面接踵而至跳入眼眶,诸如深海棲舰与舰娘,甚有与兽类交欢的场景,诸多类似场景,俾斯麦完全都没有继续看下去的勇气。
那些舰娘,那些被玩弄的主角都是她。
俾斯麦望向对方,较她稍矮些的少女不知何时下了床裸足在她身边站着,修长手指不知何时揽上她的腰,一对明媚眼眸微眯在黄昏泛红的橘色光晕里带点儿懒散地看着她,嘴角噙着诡谲笑容危险得让人有些心惊。
“嗨,我画的好看吗,姐?”

评论(17)

热度(13)